可能有的道德偏見喜帖

達莫爾也在此報告裡提出值得左派人士注意的觀點喜帖,他說,「在Google,我們總討論著針對種族、性別的無意識偏見,卻鮮少討論我們自己可能有的道德偏見。而政治傾向實際上就是我們道德偏好與偏見所得的結果。有鑒於社會科學、媒體與Google左傾的壓倒性現象,我們必須批判地檢視這些偏見。」
用達莫爾的字眼,在美國社會左與右的道德光譜中,Google明顯左傾,他這裡的左派是指美國脈絡裡的自由派。以下是他的圖示:
「Google的意識型態回聲室」的內部報告。(取自Google’s Ideological Echo Chamber)
左傾的道德光譜已讓Google成為意識型態的回聲室,這是達莫爾個人強烈的感受,他可以理解人們不喜歡「被冒犯」,但把不被冒犯等同於保護他人「心理上的安全感」,他認為是兩回事,因為那很容易用強迫的方式要求別人噤聲;他說,這種噤聲創造了意識型態的回聲室,使得某些觀念被神聖化,以致無法被誠實地討論;而這種欠缺討論,會進一步導致極端的與威權的意識型態喜帖。

Posted in 花店, 花店外送 | Leave a comment

比較容易焦慮和神經質喜帖

到底達莫爾寫了什麼喜帖,讓他落到被解僱的命運?
其實,仔細閱讀這10頁的報告,會發現裡頭充斥的是習見於矽谷的性別盲言論。
這份報告「發現」:女人平均來說比較容易焦慮和神經質、女人較擅於同理而不擅系統性思考(所以更多男人因為喜歡coding,因為那需要更多系統性思維,而女人擅於人際與美學等)、女人平均來說更喜歡合作而不喜歡競爭、男人對社會地位有較強的追求動機(所以男人願意為謀高位而長時工作、犠牲平衡的人生)。因此達莫爾總結:科技公司(尤其是軟體業)女性比例偏低,主要是男女在生理/大腦結構上的差異,而不是性別歧視造成的。
他因此導出的結論是喜帖:用差別待遇的方法,來提升女性的代表性與待遇,是不公平也不利於企業運作的。

Posted in 汽球, 網路花店 | Leave a comment

沒有流血與叫囂喜帖

到底什麼樣的言論才叫「仇恨言論」?「仇恨言論」理應禁止,但那條線在哪裡?很明顯地,美國近年社會對立激化的線索喜帖,正是有群人強烈感受到言論自由的被限縮、生活方式受威脅的存在焦慮。
把場景換到矽谷,另一場沒有流血與叫囂,卻讓人們產生內心文化衝擊的事件,則在Google和矽谷上演。
性別盲矽谷裡的解僱風波
長期來,矽谷生理男當道,性騷擾、性歧視、不平等待遇是不少女性的日常,近年包括美國民間與勞動部在內,已針對矽谷長期存在男女待遇不公與權力失衡的問題,要求Google負責;5月被點名要負責的Google組成了內部調查小組,針對性別不平等問題提出檢討喜帖。Google工程師達莫爾(James Damore)在7月提出了一份名為「Google的意識型態回聲室」(Google’s Ideological Echo Chamber)的內部報告。結果Google竟因為這份報告,於8月7日開除了達莫爾。

Posted in 會場布置, 汽球 | Leave a comment

聲張自己的言論自由喜帖

他們說,白人的言論自由被剝奪了喜帖,所以他們得出來捍衛自己的權利。他們幾乎一致認為白人的被噤聲已讓他們經歷一場白人的「種族清洗」(ethnic cleansing)。
VICE節目全程隨行紀錄「右派大團結」的活動,片名為「夏洛茲維爾市:種族與恐怖」(Charlottesville:Race and Terror)
美國社會對立的激化,當然有其複雜的政治、經濟與社會文化因素,然而,極右派認為言論空間受限(像是臉書經常遭到檢舉封鎖、集會權利被限縮、主流媒體的不支持、共和黨建制派也對他們敬而遠之),明顯讓他們產生存在焦慮,也是不可忽視的因素。
從極右派的角度來看喜帖,他們只是要聲張自己的言論自由,拿回被噤聲已久的話語權。但從反制者的角度來看,他們的言論卻是不折不扣的「仇恨言論」(hate speech),不該被民主社會縱容。

Posted in 婚禮布置, 婚禮音樂 | Leave a comment

汽車攻擊事件後的數小時喜帖

死亡的悲劇並沒有平息紛爭喜帖。汽車攻擊事件後的數小時,美國西岸的西雅圖、北卡州的杜漢市都發生了另類右翼與反制者的示威衝突。
美國南北戰爭已經是一個半世紀以前的事了,為何還在美國激起如此大的社會對立?
是言論自由,也是存在焦慮
此次「右派大團結」活動,HBO的VICE節目全程隨行紀錄,1天內已有1千6百多萬人在臉書與YouTube觀看此微紀錄片。在VICE記者追問下,極右派網站「激進議題」(Radical Agenda)的站主康特威(Christopher Cantwell)對著鏡頭直言,美國這幾年一面倒向黑人民權,讓他十分不滿,決心站出來為白人發聲。在影片中,惡名昭彰的三K黨領袖杜克(David Duke)認為,極右派說的是真理,卻被噤聲,「右派大團結」的召集人凱斯勒(Jason Kessler)認為汽車衝撞事件是警方的責任喜帖。

Posted in 台北花店, 婚禮小物 | Leave a comment

目前只能去法院提告美白

假設要解散體育協會,可能會遇到兩個問題美白,第一個是國際籃協可能不承認新的協會,第二個是國際籃協將台灣停權不准參加所有籃球比賽。林佳和認為,國際組織才是大問題,假設國際籃協不承認第二個協會,那就會影響到選手參賽的權力。
Q:體育協會隨便罰選手錢,政府都管不了嗎?
由於體育協會為人民團體法所管,因此政府不能隨意介入,除非有違反法令、章程或公共利益的狀況發生。假設選手認為體育協會侵犯自己權益,目前只能去法院提告。
如果你看完對於協會運作還有任何問題美白,歡迎填寫表單,在我們會挑選問題盡力回答,問題與回答也將同步更新。

Posted in 花店, 花店外送 | Leave a comment

他必須先加入國際籃協總會美白

但目前協會令人詬病的地方在於,少數協會帳目不清美白,無法追查這些錢最終被用在什麼地方。
Q:如果體育協會真的辦得不如預期,政府可以介入或解散嗎?
雖然各體育單項協會至今仍接受政府補助,卻是由內政部「人民團體法」所管,唯有違反法令、章程或妨害公益狀況發生,才可以處罰。人民團體由政府直接解散可能違憲,必須交由法院裁定。2013年,成立30年的象棋協會因有諸多爭議事情先被體育署停權,隨即協會自身的會員大會做出解散決定。
Q:某些體育協會被罵也罵不怕?我們可以自己另外辦嗎?
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林佳和指出,國際運動組織會有單一壟斷原則,意即在一個國家只會有一個他們認可的窗口。以籃球協會為例,他必須先加入國際籃協總會美白,再由台灣的中華奧會認可批准。由於協會屬於人民團體,因此受人民團體法監督。

Posted in 汽球, 網路花店 | Leave a comment

差異最多高達八千四百萬美白

Q:體育署每年花多少錢補助體育協會美白?領最多錢的是誰?
根據體育署所提供的資料,五年來(2012~2016年)體育署平均補助亞奧運單項協會的金額約六億到七億元。棒球協會為歷年來補助冠軍,平均年補助八千五百萬,其次為網球、籃球、足球等協會。值得注意的是,協會間也存在很嚴重的「貧富差距」,政府補助款差異最多高達八千四百萬。政府資源有限,對於該挹注資源於發展成熟或是正在發展中的體育協會,是值得思考的問題。
Q:體育協會可以運用自身獨特的公共性賺錢嗎?例如:場地認證、器材出借等。
各單項體育協會保有自籌經費的權利,假設體育協會以公共性服務賺的錢(例如:罰款、場地認證費用),最終都回歸到選手培訓上,理當沒有問題美白。

Posted in 婚禮布置, 婚禮音樂 | Leave a comment

自籌方式包含會員捐款美白

Q:為什麼選手跟裁判都要聽協會的?
各亞奧運單項協會是對口國際賽事的唯一窗口美白,也就是國際總會的台灣分會,掌握了各項賽事的「報名權」。此外,教練與裁判證照也都是協會發照的,不管是出賽權或是生涯發展都與選手息息相關。
金錢
Q:體育協會的錢從哪來?
目前各單項協會的收入分為「政府補助款」與「自籌款」。關於政府補助的準則,體育署表示每年會根據各單項協會的年度工作計畫、績效考核、重點發展等不同面相來分配補助款,約佔各協會年度支出的三、四成。剩下的金額則由協會自籌,自籌方式包含會員捐款美白、廠商贊助、賽事收入等。

Posted in 婚禮音樂, 展場布置 | Leave a comment

為什麼不是派最強的選手參賽美白

也要處理各種行政業務,擔任體育署美白、國訓中心、奧會等單位的中間窗口。假設今天選手要出國打比賽,必須由國訓中心開會把經費資料給協會,協會負責買機票、住宿等行政業務。待選手回來,再依照經費核銷給國訓中心和體育署。
Q:選手可以出賽的標準到底是誰定的?為什麼不是派最強的選手參賽?
針對奧運、亞運、世大運等重大賽事的選手選拔,體育署其實有訂定「參賽規則」,大專體總再以此訂定世大運的參賽與培訓標準,最後由各協會依據規定成績去遴選符合資格的選手。由於「參賽規則」是一體適用所有比賽項目的高標規定,導致有些項目可能根本無人達標或達標人數不足,這時,體育協會就會以舉辦「選拔賽」或「徵召」,依據協會目標選出「最符合競賽需求」的選手美白。

Posted in 台北花店, 婚禮小物 | Leave a comment